释悟澹美文
澹泊明志,宁静致远
http://shiwuda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从岳云鹏《尼姑叹》到86岁尼师哭诉无家可归:我们佛教界到底在做什么

2017-01-15 22:27:3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319 次 | 评论 0 条


这两天,关于娱乐界红人岳云鹏视频《尼姑叹》在佛教界铺天盖般地转发,无非是佛教徒痛批岳云鹏娱乐无底线,恶意丑化佛教尼众形象,亵渎佛教并伤了佛教徒的宗教情感。当这些消息铺天盖地被转发的时候,小僧确实诧异,娱乐无底线,佛教惹了谁?


关于娱乐界丑化佛教的事情岳云鹏不是头一遭,同时痛批娱乐界无底线,拿佛教在公众媒体戏论的新闻也不是头一次,但是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屡屡发生?信徒的呼吁似乎在媒体乃至于在维权方面,没有有效的途径,为什么每每遭遇,维权的信徒和僧团“乐此不疲”呢?这是小僧从诸多现象之中不解甚至反思的几个问题:

当年央视一曲丑化僧人的歌曲《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唱遍了大江南北,据说在那个互联网不怎么发达的年代,一度引起了佛教界极大的争论,听闻当年是某位法师,骑着自行车到中央电视台“讨公道”,最后中央电视台公开写道歉信向佛教界致歉。

前几年,一首神曲《法海不懂爱》如同复制当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一样,再次火遍了大街小巷,歌词戏论佛教,恶意毁坏佛教高僧法海禅师之形象立马受到了佛教界的关注,相关媒体也是铺天盖地痛批始作俑者龚丽娜毫无娱乐底线,佛教的媒体声音在一时之间沸沸扬扬,可是关于龚丽娜《法海不懂爱》的传唱似乎都没有终止过,佛教媒体的呼吁很快被淹没下去。

(毕福剑辱佛事件,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不仅如此,包括央视《星光大道》的已下岗主持人毕福剑,在主持该节目中,身穿不合格的僧装,恶意丑化僧人形象之时,再次遭到佛教界的愤怒,佛教徒纷纷向央视提出让毕福剑为此行为向佛教界道歉,比起当年的《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事件,似乎让老毕道歉之事,也不了了之。

(图片来源于电影《道士下山》视频截图)


更“有趣”的是,佛教界躺着中枪,道教也不能幸免。2015年全国各大影院上市陈凯歌新电影《道士下山》,该片一经播出,立马引起了道教界的关注,媒体评论五花八门,本自同根生,观众戏论“道士下山”的同时,还有许多观众呼吁让陈凯歌导演再拍一部“和尚上山”的电影,面对此事,甚至道教协会发起组织,针对陈凯歌丑化道教形象一事,要给个说法,遥想道教“最高机构”的道教协会出面,维权的力度肯定不一般,谁知这件事情的命运如同佛教界这两年的维权,都是雷声大,不见有雨点!


(图片来源于江苏卫视节目截图)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2016年的娱乐界似乎格外“青睐”佛教界,一档相亲节目《非诚勿扰》,怎么都不可能跟佛教搭边的节目,都能整出和尚相亲的幺蛾子,实在让人费解,一时之间,不仅仅是社会媒体舆论茶余饭后在笑谈,更是让佛教界颜面全无,佛教徒的号召再次上演,媒体也全力发声,让江苏卫视给个说法,可是相关事件,最后依旧是迎来不了了之的结果。

针对以上几件事情的列举,小僧要质疑广电局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关于正统的佛教文化宣传,要想上卫视上影院估计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广电审批的口子如同哑巴一样严,但是关于戏论佛教的节目,难等大雅之堂的节目却受广电格外青睐,究竟不知为何?那么就有人质疑了,央视两次节目都以佛教为主题,甚至节目首次把演播室迁移到无锡,难道你们还不知足吗?面对这样的问题,小僧是这样认为的,是对是错,还请大家多批评:

近两年,佛教第一次大幅度宣传报道上央视的节目是《文明之旅》,讨论的话题是佛教与科学的关系,请的嘉宾是社会学者,这档节目小僧看了一点就没有再看了,估计是小僧过于法执,习惯了法师们的讲法,在这里并不是在说明什么,毕竟佛教说的白衣说法和卫视栏目的立足点不是同一块,前者是信仰和传承,后者是文化,不过这个谈起来,说真的,小僧也说不清道不明个究竟,毕竟佛教的传承和新时代弘法方式的改变在磨出火花,这个事情根本不能用对错来去衡量,终究说来还是“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同时可喜的是明海法师在央视全程英文解说佛教经典和宗性法师做客央视分享玄奘大师事迹,接连搬上了央视的节目,想到此处,小僧甚是觉得文化的多样化正在让佛教界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在向大家展示。

但是小僧要说的并不仅仅是这些,我跟大家说一个现象,大家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我们做一百件好事,未必有一件能影响到旁观者,但是一件坏事和恶举,都能导致其影响力渗透到大街小巷,比如以上列举的《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小时候的歌曲,小僧到现在都还记得,再比如龚丽娜的《法海不懂爱》乃至于最近岳云鹏的《尼姑叹》,不需要多加宣传,只需要在电视机或者电脑面前的你看后博之一笑,估计日后都能津津乐道,而类似于明海法师和宗性法师做客央视正面谈佛教的举动,似乎“分贝”并不是那么大,对比那些戏论,显然有种杯水车薪的感觉。

(图片来源电影《霸王别姬》视频截图)


说到岳宇鹏的《尼姑叹》,小僧忽然想起了梨园行的一句话“男怕《夜奔》,女怕《思凡》”。《思凡》是昆曲《孽海记》中一折,其内容写得是小尼姑色空自幼多病,父母只好送入仙桃庵寄活,谁知色空不耐拜佛念经的寂寞生涯,私自逃出尼庵。念词中,语言更是戏论僧尼之形象:“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了头发。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换水,见几个子弟游戏在山门下。他把眼儿瞧着咱,咱把眼儿觑着他。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多牵挂。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死在阎王殿前由他。”这则戏曲的典故,在陈凯歌为导脍炙人口的电影作品《霸王别姬》中,通过蝶衣的这个角色演绎得更是淋漓尽致,其唱词也搬上了各大影院荧屏:“奴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汉。为何腰盘黄绦,身穿直缀?见人家夫妻们,一对对着锦穿罗,不由人心热如火,不由人心热如火,奴把袈裟撕破!”

古人戏曲中的话似乎略比岳云鹏的《尼姑叹》“高雅”了许多,然而面对岳云鹏此举和“思凡”的唱词,国人戏论佛道教的事情自古有之,但是在当今的媒体爆发年代,僧团形象的维护和呼吁让这些现象“屡教不改”甚是是“频频出现”,长久以来,佛教界乃至道教界任社会浓妆淡抹之行为,显然已经成为了不治之症。

这个问题小僧弄不明白,这几年,但凡佛教界微微动一下,媒体就像是一把刀一样,言论毫不留余地,小僧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感慨,源于这几年通过媒体对佛教的报道,发现一个这样的现象。比如凤凰佛教频道发了一组唯美的僧团做早晚功课的摄影照片,媒体评论像商量好了一般,诸如“和尚就是游手好闲,躲在寺庙天天念经,对社会一点贡献都没有,说什么度化众生,都是扯淡言论”等留言,过几天,该媒体发了一篇某寺院建设养老院或者助学扶贫的新闻,网友们又是商量好了一般,诸如“和尚不好好念经,就会做这些道貌岸然沽名钓誉的事情,向社会骗取香火钱”等留言。

好像是佛教界或者道教界一举一动,在大众眼中都是不对的,从他们的言论中,仿佛这样的团体在这社会毫无立足之地。


小僧出家时间尚短,将这些问题列举,提出心中的疑惑:每隔一段世间,佛教界总会对社会媒体开始呐喊,掷地有声的文章频频出现,但是最终都是未果,这些事情就像是轮回一样,不断上演,我想问我们佛教界到底在做什么?



(图片来源海南历史文化网,改图为法师被火烧之后的拍照)


在岳云鹏事件刷屏的当天,海口高龄老僧抗拒暴力违拆护法自焚的新闻在朋友圈“遥相呼应”,说真的,小僧从来都没有看过新闻导致呼吸困难,但是这条新闻窒息般看了下来之后,除了心惊还有肉跳。至今社会媒体都没有把事情的始末交代清楚,似乎面临的命运又是一场不了了之。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请听扬州宝应静修庵86岁老尼师的哭诉

如果拆你们的家

把你的父母给抬出去

你们会怎么想

我的师父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1月13日深夜,小僧在微信朋友圈再次看到这一条新闻,内容是静修庵86岁尼师的哭诉,632秒的视频,讲述的是该寺院保不住了,86岁的尼师的心还在担惊受怕的颤抖,视频中泣不成人的尼师看着真让人心酸。这段时间,关于佛教的新闻接连出现干戈不息。

同样在深夜之中,这条新闻逐一被转发到诸位微友的圈子里,但是这次佛教信众的发声是否只是走到大家的心中,还是能力挽狂澜争取到合理的保护?小僧并不是消极觉得太难!

“断疑生信,绝相超宗”,多少次小僧面对这样的疑惑都在扪心自问:“断疑为什么断不了,从哪断,如何断?生信为什么生不起,该如何生,往哪生?”请原谅小僧的肤浅和无知,我想这门功课目前是我的障碍,请诸位名师和善知识指点。

不由地想起我曾经问师父:“为什么我法号中有一个尘字!”师父说:“将世间大俗之事修到大雅,将世间大雅之事修到大俗即可!”或许这就是我要面临的功课,如果不是小僧执着,不能做到断疑,那么小僧眼中的尘事,则需要如同甘露之水的指点洗涤,请诸位大德和善知识指点方向,容我问一句:我们佛教界到底在做什么?



来源:微信公众平台“澹澹读书”swdmeiwen授权发表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爱有来生吗:茶凉了,我去给你续上      下一篇 >> 澹澹读书平台,祝福各位元宵节快乐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释悟澹

悟澹,僧人青年作家,其茶话美文深受广大读者热捧,在福建报业集团旗下《茶道》杂志等几十家纸质媒体连载、刊登。代表作品有《缠中禅——挣扎与解脱》、《掩埋》、《与师父喝茶的时光》、《解毒〈红楼梦〉的禅文化》、《解毒〈西游记〉的禅文化》。 出版社等纸质媒体约稿,请联系QQ:2767807661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